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中国艺术金融网 > 视听 >

过去的2018年,我们收获了哪些关于白明的“时间读白”?

时间:2019-01-11 08:22来源:internet 作者:admin 点击:
▲艺术家白明,图片来源:白明工作室2018年,对于艺术家白明来说,依旧是成果颇丰的一年。他分别在法国和意大利举行个展,在中国、法国、意大利、保加利亚参加联展,同
  

艺术家白明,图片来源:白明工作室

▲ 艺术家白明,图片来源:白明工作室

2018年,对于艺术家白明来说,依旧是成果颇丰的一年。他分别在法国和意大利举行个展,在中国、法国、意大利、保加利亚参加联展,同时还有讲座、著作出版,创作丰收。“凤凰艺术”与艺术家白明相识相知于2017年大雪皑皑的冬季,并共同创作了凤凰艺术独家原创视频:“凌听| 时间读白”。

艺术家白明因对陶瓷深厚的学术研究以及用陶瓷作为主要材质的艺术实践而广为国内外艺术界所知。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曾以“白明现象”评价他的创作。

两年来,我们在各自的轨道中有节奏地忙碌着。回首2018,我们为白明取得的成就表示祝福,并以媒体的身份在此记录:2018年,我们如何解读白明走过的艺术轨迹,又收获了哪些关于白明的“时间读白”?

如果说在中国当代陶瓷领域有一位特别出众的艺术家,人们很容易联想到艺术家白明。他因对陶瓷深厚的学术研究以及用陶瓷作为主要材质的艺术实践而广为国内外艺术界所知。

中国陶瓷的制作,远从八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便已开始,中国的陶瓷艺术也有着悠久而漫长的历史,而如何将这一传统文化技艺与当代艺术相结合,重新演绎陶瓷在当代的艺术美?目前来说,我们可以从白明的创作中获得些许启示。

在中国艺术界,他独特的创造方式通常被视为‘白明现象’,陶瓷艺术的传统在他那里透露出最本质的文化属性,从而让人惊叹于他的思维穿越历史的时间,使中国悠久的陶瓷传统精髓在窑火的催孕中灵魂出窍,古色穆然。

另一方面,他的艺术又展现出一位精神探险者的锋芒,让人看到传统文化如凤凰涅槃般的浴火重生,生成当代艺术的结晶。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曾以“白明现象”评价他的创作。

“凤凰艺术”曾在 “凤凰艺术 视频 | 醍昂·白明:一个在火中探索时间哲学的艺术家” 一文中试图对其艺术创作进行解读,即:白明的创作中包含着大量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以回应中国传统艺术的当代性问题。同时白明创作中自由、随性之思想又与时间的浸染相关。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中,其本身的状态是具有禅性的,而其本身则属于时间的产物。于是乎,“传统文化元素”和“时间”成为了我们捕捉艺术家白明的关键词。

新年之际,艺术家白明也与“凤凰艺术”分享其创作的自我评价:

岁尾回首越是明白个人的渺小和对社会的依赖程度之深,离开他人的付出与帮助是怎样的寸步难行。我的作品和我的现实生活与这个时代在大多情况下是脱节的,只有那种混淆了许多界限和虚实的游离着的“异域”之象在我的作品里出现才是我最信任的真实与安慰。

做作品有时只是确认时间在我手里变得可以被例证和回望,可以变成另一种被看见的样子,无论是以形式还是质地的方式出现。也只有在做作品时我才知道我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在“凤凰艺术”看来,白明是喜欢独处的。如他所说,静坐而不思,翻书而不阅,泡茶而不品,他的独处带给他的帮助是全面的,包括最重要的生命“真实”感,一念中的此时此刻此间此境的“存在”,正是在如此的状态中,白明将自己与整个人类融合为一体,在这当中,感悟整个人类长河中的生生不息。

同样在2018年这个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的年份里,白明似乎依旧踏着稳健的步伐,持续不断地创作与收获。

2018年年底,白明分享了他最新的艺术创作以迎接2019年的到来。意为新作向新年。

世界天体物理学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全委会荣誉主席让·欧度兹代表国际Prévenance(仁社)协会向白明颁发“Prévenance(仁社)”组织荣誉会员证书,成为Prévenance(仁社)协会的中国首位荣誉会员。

注:Prévenance(仁社)协会致力于推动世界科学与艺术的双向交流与发展,为联合国教科文法国全委会官方合作伙伴,协会成员有科学家、艺术家、教育家、法学家、医学家、企业家。他们中有巴黎高师的校长和巴黎九大的校长、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导演卡里耶(Carrière)、邦德女郎 Carole Bouquet与足球巨星图拉姆等。Prévenance(仁社)协会在科学与文化艺术领域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白明受邀在法国巴黎的弗朗索瓦兹画廊举办个展“光明之碑”。由法国邮政发行实寄邮票,正式出版个人画集1册,由法国“F.L”出版社发行。

白明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由英国ACC出版社出版2019年度艺术家书籍《白--中国瓷的新语言》(ISBN978-1-85149-909-0)首发式在欧美馆6.1前厅举行。

作品《生生不息》、《苇风吟》、《瓷石之间》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专著《醍昂:白明的国度》获评“2018最美的书”,在第二十七届优秀美术图书“金牛杯”评获铜奖及装帧设计奖。

向中国国家画院当代艺术档案库捐赠图书,共计20本。所捐图书现录入并保存在中国国家画院当代艺术档案库图书馆中供读者阅读。

艺术家:白 明

主编:周旭君

责编:王林军  曲闵民

设计:曲闵民  蒋 茜

出版社: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第20期“手作之美”活动。活动在“大道成器——国际当代陶艺作品展”展厅举行,白明受邀为学生做展览作品导览,并以自己的作品《瓷石之间》为例,演示创作过程,并指导学生制作。

参加“16+1异同&共生-中东欧当代艺术展”。为迎接即将在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召开的“第7届16+1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索菲亚中国文化中心举行了该展。

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及东欧几位大使、保加利亚文化部副部长、多国艺术家与近400位嘉宾出席。白明代表中国参展艺术家致辞。之后,白明在保加利亚中国文化中心做“中国人身边的艺术”主题讲座。

担任“大道成器--国际当代陶艺作品展”学术主持。展览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由国家艺术基金立项支持,包括美、日、法等多国在内的60余位艺术家参展,展期持续到9月,接待观众共计约43万人次。

入选2017年全球华人金星奖年度人物和2017年“新经典”艺术年度人物。

作品《坯粉之书》入选2017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100幅中国艺术家新作。

“凤凰艺术”与白明

如若说“凤凰艺术”与艺术家白明的因缘,或许要从2017年入冬后的那场大雪说起。

从北京到婺源的高铁7个小时。婺源到景德镇车程2个小时。景德镇到白明的家乡余干1个小时。从北方皑皑无垠的有意识的白雪到闪过湿漉漉的烟雨蒙蒙的灰白,一直看到那一快快无垠的充满水象的绿色的田野这……一路上,主持人凌子带着无数问题,想走近白明,求索答案。

景德镇那么多的人在做瓷,为什么是白明?2014年塞努齐博物馆的个展是白明的展,也同时让那么多的西方观众一见倾心?怎么定义白明?他的油画、他的水墨、他的陶瓷,如何说明白白明?

整个采访过程似乎都应证了艺术家白明所说的那一句“所有的安排都会有收获”,这一期凌子与白明的对话也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效果。于是乎,便有了“凤凰艺术”的独创专访视频:“凌听 |  时间读白”。又是一年岁末年初,或许我们可以重温那份时间带来的“温暖”。

本期《凌听》视频:时间读白—白明专访

凌子倾听白明

以下为节目中的采访片段,白明简称“白”,凌子简称“凌”。

白:你根本不可想像,用一个漫长的时间和漫长的体力劳动来创作一件艺术作品,它所传递的人文的精神力量。

每一个材质有它独特的语言。瓷的语言也是长期的文明,从它发明开始一直到今天,所有的历史都会成为我们借鉴的传统。瓷有它的秉性,它虽然不说话,但它有反应。既然我做陶瓷,特别像水墨,我何必要去做陶瓷?我一定要让陶瓷做的水墨油画雕塑都不能达到那种效果,而陶瓷它恰好有这个功能,这才是陶瓷的意义。

白:我是喜欢把痕迹留在作品本身的记忆上,留在材料的记忆上,然后它的记忆,会呈现出来感动自己。我的核心是在研究一样瓷土的表情。

凌:瓷土的表情?

白:就是它本身的气质,像这种肌理,就是瓷土本身在拧住它,或者说在搅合它的情况之下,力量形成的这些表情。然后这里面有绘画的因素,有雕塑的因素,当然也有随意形成的一些因素。

白:有一次我看到爱因斯坦的虫洞理论,然后马上会想到一种我从小就很熟悉的,应该是虫,就是蚕,你看它是从子长出生命,然后从非常幼小的虫,到它成为成虫的时候,是5000倍的体量。然后它最伟大的地方,在于人类又把它这种吐出来的黏液,变成了我们的丝绸。所以当你的人生处在这样的思想和情感里面,你就发现整个就变了,我画画的方式也就变了。

凌:用你的瓷,用你的水墨。

白:油画是因为它有塑造性,所以我是把天虫真正塑造的像雕塑一样,放在画面上。水墨是平面的,它不能塑造一个核心的东西,浮雕一样的出来,那么我就用香火这种材料,去烧灼宣纸上留下的洞。孔洞在我的心目中,它是另外一个空间,不再是一张纸。在日常记忆里面,被简化了的,被浓缩了的,被沉淀了的,到最后发酵了的东西,成为我的形象。

2014年白明大型个展在法国巴黎塞尔努齐博物馆举办。这座以东方艺术研究著称的博物馆,时隔21年,邀请中国艺术家举办展览。

凌:是什么让他们选择了你?

白:其实西方人的审美观,如果浓缩成一句话,他特别愿意让西方人看到另外一个角度下的中国的当代艺术。

凌:我们现在很奇怪,很多被当代就应该是破坏性的,或者你刚才说的有很强的对抗性的东西,但恰恰在你的瓷当中,我没有看到。

白:我在西方人的眼里,恰恰他们说我是传统的。他们认为的保留着中国传统艺术和艺术形式的审美,但是审美是走向未来的。他们从我的作品里面,看到了太多属于东方的这种人文精神,或者审美的脉络。

我希望我的手,永远是听我的情感和我的想法,而不是让我的情感顺着它的习惯走。

凌:但很多艺术家会非常迷恋,他觉得无意识,或者意识流,这样的创作才是很流畅,非常完美的这样一个结局。

白:我原来就这样,但是我现在特别不喜欢这样,我每一次到了我开始下意识的顺着手去做作品的时候,我就会停。那么我就会换一种方式。比如我做陶瓷做的很顺手的时候,做的很熟练,做的没有兴趣的时候,我就画画。

凌:这才是你为什么会始终不停的变换你创作的方式。

白:对,其实很多人以为我选择很多种创作方式,是为了表示自己在各方面有才华,大错特错,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在各种材料里面,真正有过什么才华,其实我一直是借不同的材料,来反省另外一种材料。

凌:是不是你要那种生的感觉?

白:对,生不完全是生熟的问题,它和生命、生机、生气、活力都有关。

凌:陶瓷这块儿,我觉得真的很极致,水墨这块儿呢,这口井怎么挖,你想挖多深,是不是和你的陶瓷这样一样深?

白:其实我没这么去想问题,有时候艺术很奇怪,它跟你是不是真正用时间长短,没有必然的联系。当我用笔在上面行走的时候,我用刀,或者用手对泥土施加压力的时候,我觉得我非常自由。我在不同的材料里面的深入,真的让我对这些材料里面有贴心的那种认知,这些认知,我每时每刻被感动,这才是核心。

凌: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定义呢?

白:很难,我自己都很难定义我,因为人没法定义,说真心话,其实无法定义。我觉得尤其对艺术家不要去定义他,因为艺术家他自己的真正定义,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不去看这个人,就看他的作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评推荐:
中国古代十大乐器

中国古代十大乐器:琵琶、二胡、编钟、箫、笛、瑟、琴、埙、笙和鼓

《灵魂辞典》艺术体验型戏剧

当你走出剧场 一切刚刚开始!

石小梅:昆曲是与前人对话

一扫几天的阴雨,昨日终于放晴。走进朝天宫旁边的江宁府学,古色古香的建筑内传来乐声。这是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演员正在为本周末的演出响排。

舞剧《朱鹮》将在京演出

12月9日、10日,上海歌舞团原创舞剧《朱鹮》将登陆北京国家大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