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中国艺术金融网 > 绘画 >

“扬州八怪”怪在什么地方

时间:2019-01-11 08:24来源:internet 作者:admin 点击:
清代中期,扬州经济富庶,画坛人文荟萃,其中以“扬州八怪”最具影响。“扬州八怪“虽“怪以八名”,但自清以来享有“八怪”之称者就有15人之多。清末李玉棻在《瓯钵罗室
  

清代中期,扬州经济富庶,画坛人文荟萃,其中以“扬州八怪”最具影响。

“扬州八怪“虽“怪以八名”,但自清以来享有“八怪”之称者就有15人之多。清末李玉棻在《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中所列的8人分别为:汪士慎、李鱓、黄慎、金农、高翔、郑夑、李方膺和罗聘。

“扬州八怪”以怪著称,那么,他们怪在何处呢?

首先,“扬州八怪”虽是各怀才艺的文人画家,但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绘画对于他们并不只是自娱,他们也不拘于封建文人的儒雅气质,而是与商人合作,顺应市民阶层的审美喜好,所谓“俗中带雅方能处世,雅中带俗可以资生”,与传统文人相比,确实是怪了。

其次,“扬州八怪”之怪,是他们与“正宗”画风有不同的异趣。他们的艺术风貌背离了当时统治者所推崇的“正统”画派,包括以“四王”为首的山水画派和以恽寿平为代表的花鸟画派,转而继承了明代陈淳、徐渭及清初石涛、八大山人的艺术观念和创作方法,主张重创新、抒个性,表现出对现实的关注,这种个性化、主体化和世俗化的特征,被目之为“怪”。

从技法上说,“扬州八怪”在理论及实践上,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有着一些创新性探索,比如对书法入画的实践,个性十分强烈,如李鱓的狂草入画,郑燮的“六分半”书入画,金农的“漆书”等等,都独树一帜。

“扬州八怪”主要以泼墨写意花鸟画为主,诗、书、画、印融会贯通,丰富了绘画的表现形式,并以金石书法入画,崇尚恣肆雄强的磅礴气势和朴茂奇崛之美,在艺术面貌上开一代新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高翔

高翔与汪士慎皆以梅花名世,又各具特色,擅八分书,工篆刻,师法程邃,与汪士慎、丁敬齐名。高翔题画,创书余之说,意思是自己的画仅是书法之余事,譬如先有唐诗后有宋词,可见其对书法自视甚高,不肖为画工也。中国文人画的重要特征是以诗书入画,具有强烈的书卷气息,而不是色彩浓烈、描摹工细的院体画或工匠画。高翔以书意入画,画面中自然表现出书法用笔的灵动飞扬。

高翔 《梅花图》轴

高翔 《梅花图》轴

此图是高翔与朋友们去扬州禅智寺探梅后为默夫所作。高翔所画梅花皆疏枝瘦朵,别具气韵,有露冷风清之致,与汪士慎所绘的繁枝梅花相比可谓各领风骚。

▌金农

善画梅竹、人马、佛像、山水等,“涉笔即古,脱尽画家之习气”,笔法稚拙,意境奇奥,肖像画追求于似是非是之间,开辟了文人肖像画领域。其书法独创一种自称为“漆书”的字体,富有金石味。金农向以隶书见长,他的隶书得力于《西岳华山碑》,圆笔为主,朴厚飘逸。后来,他受《禅国山碑》和《天发神谶碑》的影响,字体方中见圆,横粗竖细,变隶书的扁平结体为纵长,逐渐向奇崛险劲转变。在不断揣摩的过程中,金农以截豪秃笔作横画粗短、竖画细劲、雄奇恣肆、斩钉截铁的方笔字。

金农 隶书陶秀实《清异录》轴

金农 隶书陶秀实《清异录》轴

本幅录文选自宋代陶秀实《清异录》。《清异录》是作者杂采隋唐至五代典故所写的一部随笔集。 金农此作以其独创的“漆书”书写,横划扁平粗壮,起笔、收笔处着意直切成形。直划、长撇、勾划等细劲锋利。

▌李鱓

在宫廷中曾从蒋廷锡学画工细妍丽的花卉,之后师从指头画家高其佩,在扬州又取法石涛。李鱓以写意花鸟画的成就名居扬州八怪的前列,他的可贵之处在于拓展了写意花鸟的取材领域,将葱、姜、瓜、茄、辣椒、茭白等一一入画,并将诗书题跋与画面结合,点出深意,而且扩大题诗在画面上所占的空间,大有书画不分、喧宾夺主之势,实际上却利用书画的相生互动加强了画面的气势,造成不守绳墨的奇效。李鱓的写意花鸟笔致简练,水墨酣畅,突破了正统画派恪守古法的陈套,成为其“怪”之所在。

李鱓《荷花图》轴

李鱓《荷花图》轴

《荷花图》是李鱓58岁时的作品,为其成熟画风的代表作。图绘夜雨之后的出水芙蓉,出污泥而不染,枝叶高低错落,不蔓不枝,清新活泼。用笔奔放雄浑,挥洒自如,用墨浓淡相间,淋漓尽致地烘托出雨后荷塘烟雾蒸腾、水泽弥漫的意境,妙得天趣。

▌郑燮

善画兰、竹、石,尤精墨竹。取法石涛,又师徐渭、高其佩笔意,潇洒活泼。其书法以画法入笔 ,创“六分半书”,纵横错落,飘洒有致。郑燮在创作上提出“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三阶段论,辩证地论述了艺术的创作过程。

郑燮 墨笔《竹石图》轴

郑燮 墨笔《竹石图》轴

郑燮最喜画竹,也最擅长表现各种环境下不同形态的竹子。此图描绘了在清风中摇曳的劲竹与石相伴而生的画面。构图简洁,笔法健挺洒脱,于写意之中见写实功底,将竹之高洁素雅、坚韧不屈的物性尽现笔底。

▌黄慎

早年从学同乡画家上官周,用笔设色十分工细,到扬州偶见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的草书真迹,细心琢磨,遂画风大变,以狂草入画,写神不写貌,写意不写形。擅长人物、山水、花鸟,以人物为最。他在绘画的选材和立意上,将揭露现实和歌颂普通劳动者结合起来,积极反映世俗生活和市井趣味,深得时人欢迎而声震大江南北。

黄慎《伯乐相马图》轴

黄慎《伯乐相马图》轴

该画人、马比例协调,线条洗练,树干笔势苍劲。作者以精确的笔墨、生动的画面向读者传达了古老的成语故事。

▌李方膺

善画松、竹、梅、兰及小品,主张绘画创作应直接向生活学习,以创造出自己独立的风格。李方膺的画风如其为人性格,落墨雄肆浑厚,沉着痛快,用笔横涂竖抹,脱略恣纵,以气势胜。与郑燮、李鱓相友善,曾合作《岁寒三友图》。李方膺与郑板桥皆擅画竹,且都喜欢画风中之竹。郑燮画风竹,多画静止状,赞颂竹“千磨万击还坚劲”的品格。李方膺画风竹,多画吹动状,表现竹与狂风搏斗的精神。

李方膺《竹石图》轴

李方膺《竹石图》轴

李方膺则喜画狂风中的墨竹,自言道“自笑一身浑是胆,挥毫依旧爱狂风”,所画之竹多粗竿长叶,雄健恣肆,表现它们与狂风搏斗的精神,以气势胜。

▌罗聘

为金农二高足之一,时常为师代笔,深得金农画之神髓。其山水、人物、花鸟画均有造诣,笔法凝重,思致渊雅。人物肖像画继承金农,造型更为准确。又自称能白日见鬼,作了多本《鬼趣图》,以大胆变形的手法描写世态,讽喻社会不平现象,轰动文坛,题者众多。画梅喜用粗枝大杈,以浓墨渲染,花蕊繁密,古趣盎然。其妻方婉仪(号白莲)亦善画,子允绍、允缵也能画,时称“罗家梅派”。

罗聘《墨梅图》轴

罗聘《墨梅图》轴

图绘傲风凌寒的梅花竞相绽放,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致。图中花瓣或以仿元赵孟頫的“水墨”法墨晕,或以仿元王冕的“空圈”法线勾,无色晕染的花瓣于交叠辉映中,自得“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丽质,这种气质正是作者仿南宋葛长庚的梅画所要追求的清绝意韵。

▌汪士慎

一生清贫穷窘,酷嗜茶,性爱梅,居扬州以卖画为生,安贫乐道。晚年双目失明,却自我安慰道从此不用再见那些忙忙碌碌的平常人了。以手摸索作画,经过不懈地努力后,比未失明时画得更加工妙。善画梅、竹,工篆刻、八分书。刻印与高翔、丁敬齐名。梅花是汪士慎画的最多而且最富魅力的作品,因其风格独特,而被称之为“汪梅”。汪士慎的作品十分注重章法的构成,又用秀逸的行草书笔意勾点花瓣与花蕊,所绘的繁枝梅与高翔的疏枝梅并闻。

​汪士慎《春风香国图》轴

​汪士慎《春风香国图》轴

在汪士慎的笔下,春天不是百花争艳,万紫千红,而是冷艳清丽,幽香缥缈,悄然生长着的稚嫩的梅枝和幽篁,随风摇曳的兰花,甚至白牡丹,也变得幽雅而含蓄。这正是汪士慎独特的审美趣味。

(本文据故宫博物院“个性尽张扬:‘扬州八怪’绘画作品展”杨丽丽策划相关资料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评推荐:
邦瀚斯拍外光派画作 威廉·文特《老海岸路》领衔

  4月28日,邦瀚斯拍卖行将在洛杉矶举办“加州&西部油画&雕塑拍卖会”,届时威廉•文特(William Wendt)一幅代表性的油画《老海岸路》(The Old Coast Road)将上拍,估价达40-60万美元,是此次拍卖会中的领衔之作,也可以说是私人藏家

伦敦邦瀚斯将推出印象派大师德加杰作《芭蕾舞舞台》

  伦敦邦瀚斯将于2015年2月3日举办《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主题专场拍会,届时将呈献由印象派人物画家兼现实主义巨匠埃德加·德加(EdgarDegas)于1885年创作完成的布面油画珍品《芭蕾舞舞台》(Scènedeballet)。

《画家和她的女儿》作品赏析

作品将母女之爱、亲子之情画得十分动人,也表现了画家自己的温婉多情。构图采用了稳定匀称的三角形,色彩雅致和谐,线条优美洗练,背景不加任何陪衬,更突出了主题。

吴昌硕《石榴》赏析

吴昌硕 石榴 135.751cm 1925年 中国美术馆藏 吴昌硕(1844-1927),浙江安吉人,寓居苏州、上海。少时生活清苦,但勤奋好学,无钱买纸笔,以脱毛败笔蘸清水在砖上习字;无钱买石章,在砖石上学篆刻。弃仕途而潜心艺术,自刻印章弃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