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中国艺术金融网 > 雕塑 >

千锥万击做刺绣 汇点成画石影雕

时间:2014-12-15 13:30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陈涛 点击:
乍一看,它们就像一张张贴在平滑石面上的照片。而且,与普通相片不同,从不同方位瞧过去,里面人像的轮廓都清晰可辨。走近后,才识得其真正面目,远非贴照片这么简单,而是由万千针
  


方士英石影雕作品《周恩来》。




 
        乍一看,它们就像一张张贴在平滑石面上的照片。而且,与普通相片不同,从不同方位瞧过去,里面人像的轮廓都清晰可辨。走近后,才识得其真正面目,远非贴照片这么简单,而是由万千针眼大小的白点汇聚而成,或疏密或虚实,立体感颇强的图案跃然石上。也正因为工艺师的精雕细琢,原本冰冷的石块便有了生命的温度。这种起源于清康熙年间石雕大师李周的“针黑白”工艺的雕刻术,由于能逼真再现影像之故,名曰“影雕”。
 
        尽管名声没有吴桥杂技那般响亮,但吴桥石影雕却于去年底与吴桥杂技马戏共同入选河北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它的传承人,43岁的方士英有些清瘦,即便遇到相熟的人,话也不多。她说,自己性子原本就好静,与这影雕工艺打了近三十年交道后,更是习惯将话都搁在心底了。
 
        不过,只要坐上小凳,拿起那把跟随了二十多年、长十数厘米的钢钎,凑近特制的木画架,方士英的脸庞很快就变得活跃起来,时而仰头瞅瞅原画,时而低头击打黝黑的石面,如同在石头面做起刺绣活儿,深浅、大小不一的白点欢快地从指间流出,进而成为粗细不同的线条,再到浓淡相宜的画面。
 
        想要把一张照片既不走样又传神地“刺”到坚硬的石板上,绝非易事。最难也是最关键的,就是如何掌握击打的力度,通过明暗度表现多样的层次感。“除了耐心,如果再有点儿绘画底子,就更好了。”方士英口中的耐心,是指一件作品往往需要汇聚几十万甚至百万次以上的击打,而绘画功底就是对明暗度的敏感。
 
        说它像是在做刺绣,可影雕在制作过程中,精细度更有过之。“刺绣活儿掉线了,可以拆部分重织;作画涂料不匀了,也能再做增减,可要是影雕出了差池,整个石面就都作废了,一切得重来。”在方士英看来,影雕得把握好两个“力”,一为腕力;二为眼力。而要练就这身本事,就离不开“坐得住”的历练。在影雕行当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老话“先学上三年绘画,再苦练三年雕功,满六年方可出师”。打小有些美术功底的方士英,1997年跑到影雕故里——福建惠安县学了三年雕功。为了学好本领,那几年她几乎很少回老家探亲。

        功夫不负有心人,方士英掌握了工艺最难的雕刻名人照。方士英最为得意之作《周恩来》,也是她唯一重复雕刻过的作品,在2009年获评“全国工艺品博览会”金奖。更令人叫绝的是,她还可以“移形换影”,就是把同一肖像在另一张照片里的神色“移植”到作为母本的照片里。比如,某张照片整体效果很不错,可眼睛闭合上了,就可以把另一张照片里眼睛自然睁开的局部借用过来。
 
        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方士英,在雕刻之余还习惯拿起书本自学,为了完成“仕女图”系列,她读过《红楼梦》,反复揣度人物的心思。2010年5月,在第58届加拿大渥太华国际郁金香节上,她制作的一幅“哈珀”的影雕肖像,被加拿大总理哈珀收藏,作品《古代仕女》被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收藏。
 
        问其成功秘诀,她只说是“熟能生巧”,热爱是执着的最大动力。
 
        打去年成立了自己的影雕工作室后,方士英就带起了多个徒弟。“可她们来我这里好像上下班一样,到点就走人,我真心希望她们能爱上这一行,无论待到多晚我都愿意陪着指导。”她说,自己最担心的就是没有后来者习承这门技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评推荐:
艺术家用金属丝制成雕塑

金属丝在人们心中最常见的用途就是被用来导电,但是一些艺术家却能够使用金属丝,将其转化为各式各样的“造型”。

保定京畿之门等三座雕塑成为城市建设新地标

▲冠军之城 近日,以保定市文化古迹、军校历史、体育文化等元素为主题的《京畿之门》、《将军摇篮》和《冠军之城》三座雕塑相继建成,分别坐落于保定东站、军校广场、七一路迎宾公园

罗丹《思想者》等雕塑现身国博

包括著名的《思想者》、《巴尔扎克》、《亚当》、《夏娃》等在内的139件罗丹传世雕塑名作展,已在11月27日下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中国首届青铜礼器专场亮相西泠秋拍

西泠十周年庆典秋拍重磅推出“中国首届青铜礼器专场”,作为西泠拍卖十年间第十二个具有中国首创意义的创新专场,本专场精选青铜礼器十六件,皆传承有序,来源可靠,从规模到质量,均堪称顶级。